我想我永远不会忘记

二零一五年,那个最美的八月

虚心竹有低头叶 傲骨梅无仰面花——关于那个笑容温暖如阳光的少年

刚刚把小白三爷的帖子看到最后,刷到最后几楼“我是陈”的时候,我真的懵了,我不能想象,那个三爷在帖子里无病呻吟了一个多月的人,终于出现了,而且还是在这个记录他暗恋的帖子里。看到下面我才知道,三爷走了,急性心脏衰退走的。

追他帖子虽然不是算久的一段时间,可是在那些时日,隔着屏幕看着三爷对陈医生的暗恋,一心一意想对他好,还有那天下午阳光正好的那个吻,我突然发现,我离不开他,离不开三爷的记录帖,离不开印象中那个少年,温暖如阳光的微笑。他的突然离开,我真的是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明明就在不久前,就在他去世的两天前,我们还在聊着他一个打轮椅篮球的朋友啊,为什么两天前还活生生的一个少年,突然之间就消失了呢?他...

最後還是決定來說些什麼。

快要17號了,距離817,快過去四個月了。

想起那個一起喊著靜候靈歸,青山不改綠水長流的八月,不禁感歎時間這事兒啊,過得真他媽快。現在,“長白山見”的藏藍色刷屏頭像早已經換下,並不年長的我們漸漸的把精力重新投放在學業上,該複習的複習,該期考的期考,該學琴的學琴,那時候的熱情,難道我們已經忘了嗎?

其實并沒有,那個最美的八月,我們怕是一輩子都不會忘。四個月,這只是一個冷卻期,給鐵三角的冷卻期,給三叔的冷卻期,給我們自己的冷卻期。其實我們都清楚,有些東西,不管開始的時候多熱情,過了一段時間,終是會漸漸淡去,其實對盜筆的熱情,也不過如此。

你們可能會覺得,沒有了刷屏頭像,沒有了滿天飛的靜候靈歸...

© Allforkookie | Powered by LOFTER